手写板

满庭芳 叹世

作者马钰·年代元

行尸走骨,逐利争名。伤神损气劳形。镇日谩天昧地,不顾神明。都缘为儿为女,惹尘劳、一向贪生。何事尽待,无常限到,送入深坑。金玉珍珠弃了,惟留得,平生善恶为凭。甚处分明打算,直至幽冥。无情业镜来照,觉从前、罪弃非轻。放声哭,恨当初,不做修行。


《满庭芳 叹世》
作者马钰·年代·体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