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写板

寄周安孺茶

作者苏轼·年代宋

大哉天宇内,植物知几族。
灵品独标奇,迥超凡草木。
名従姬旦始,渐播桐君录。
赋咏谁最先,厥传惟杜育。
唐人未知好,论著始于陆。
常李亦清流,当年慕高躅。
遂使天下士,嗜此偶于俗。
岂但中土珍,兼之异邦鬻。
鹿门有佳士,博览无不瞩。
邂逅天随翁,篇章互赓续。
开园颐山下,屏迹松江曲。
有兴即挥毫,灿然存简牍。
伊予素寡爱,嗜好本不笃。
粤自少年时,低回客京毂。
虽非曳裾者,庇荫或华屋。
颇见绮纨中,齿牙厌粱肉。
小龙得屡试,粪土视珠玉。
团凤与葵花,式砆杂鱼目。
贵人自矜惜,捧玩且缄椟。
未数日注卑,定知双井辱。
于兹自研讨,至味识五六。
自尔入江湖,寻僧访幽独。
高人固多暇,探究亦颇熟。
闻道早春时,携AA45赴初旭。
惊雷未破蕾,采采不盈掬。
旋洗玉泉蒸,芳罄岂停宿。
须臾布轻缕,火候谨盈缩。
不惮顷间劳,经时废藏蓄。
髹筒净无染,箬笼匀且复。
苦畏梅润侵,暖须人气燠。
有如刚耿性,不受纤芥触。
又若廉夫心,难将微秽渎。
晴天敞虚府,石碾破轻绿。
永日遇闲宾,乳泉发新馥。
香浓夺兰露,色嫩欺秋菊。
闽俗竞传夸,丰腴面如粥。
自云叶家白,颇胜中山AA41。
好是一杯深,午窗春睡足。
清风击两腋,去欲凌鸿鹄。
嗟我乐何深,水经亦屡读。
陆子咤中泠,次乃康王谷。
麻培顷曾尝,瓶罂走僮仆。
如今老且懒,细事百不欲。
美恶两俱忘,谁能强追逐。
姜盐拌白土,稍稍従吾蜀。
沿欲外形体,安能徇心腹。
由来薄滋味,日饭止脱粟。
外慕既已矣,胡为此羁束。
昨日散幽步,偶上天峰麓。
山圃正春风,蒙茸万旗簇。
呼儿为佳客,采制聊亦复。
地僻谁我従,包藏置厨簏。
何尝较优劣,但喜破睡速。
况此夏日长,人间正炎毒。
幽人无一事,午饭饱蔬菽。
困卧北窗风,风微动窗竹。
乳瓯十分满,人世真局促。
意爽飘欲仙,头轻快如沐。
昔人固多癖,我癖良可赎。
为问刘伯伦,胡然枕糟曲。

苏轼

  (1037~1101)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山(今属四川)人。北宋文学家,书画家。嘉祐二年进士,授官大理评事。宋神宗时,因反对王安石新法,请求外任,授杭州通判,后改知密、徐、湖三州。赈贫救孤,政绩颇多,后因其诗“谤讪朝廷”贬为黄州(今湖北黄冈)团练副使。哲宗时召为礼部郎中,次年升为翰林学士,官至礼部尚书。后又被贬至惠州(今广东惠阳西)、儋州(今海南省儋具)。元符三年(1100)赦还,次年病卒于常州。卒谥文忠。其散文汪洋恣肆,挥洒畅达。是北宋古文运动的主将,与欧阳修并称“欧苏”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;他的诗洒脱豪放,波澜壮阔,独具一格。与黄庭坚并称“苏黄”;他的词成就颇高,一扫晚唐五代以来绮丽柔靡之风,抒情言事,慷慨激昂,词风豪迈清新,雄健放拔,开豪放词派的先河,与辛弃疾并称“苏辛”;其书画也自成一体,工书法为“宋四家”之一,绘画主张“神化”,为一代大师。

《寄周安孺茶》
作者苏轼·年代·体裁